“鸿茅药酒”无论多强大的品牌,都不能扰乱商业秩序

2018-04-24  来自: 惠州臻诚知识产权服务有限公司 浏览次数:248

最近,鸿茅药酒又火了,火得一塌糊涂。关于鸿茅药酒的新闻密集程度铺天盖地,有那么一瞬间让人以为是该公司在良好的营销手段下绽放了第二春。


鸿茅药酒再度爆红的原因有些无厘头,源于一个医生与一篇文章。



该文章的题目为《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医生名为谭勤东,与2018年1月被跨省抓捕拘留,理由是“涉嫌损害商品名誉罪”,这件事情一爆发便引起了持续性关注,相关企业也被围观群众与好事者大量挖掘。


很显然,这种红红火火显然不是鸿茅药酒意料中的,因为传出来的消息中,百分之八十以上属于负面消息,昔日鸿茅药酒被浙江省食药监局列为企业信用严重失信等级,以及数起违法宣传屡禁不止的新闻再度浮出水面,凡此种种,细数起来,几乎没有一件对鸿茅药酒有正面消息的新闻。


大多数人对于鸿茅药酒的认知停留在五六年前,乃至于七八年前,只记得是某一天,各大卫视的黄金档与高峰时段鸿茅药酒的广告大量出现,轰炸式登场,强迫式的覆盖式营销让我们不得不记住这个名字,就好像鸿茅药酒这个名字是被硬塞进我们的脑袋。



兴与斯,毁与斯,与广告中兴起的鸿茅药酒一直以来的公关危机也正是因为广告,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算得上是玩儿火自 焚,只不过这一次鸿茅药酒玩儿脱了。


在大量的广告轰炸下,大多数人都极端的忘记了鸿茅药酒的药字,反而更倾向于那个酒字,其实鸿茅药酒既不是酒,也不是保健食品,而是拥有“国药准字Z15020795”的药品。


鸿茅药酒的宣传相当取巧,在广告宣传中,鸿茅药酒不断地弱化药品属性、强化保健功能,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对消费者施加商品属性为“酒”的误导,这在一定程度上模糊了药品与保健食品的边界,乃至于更多的消费者将其归属为酒类。



2013年4月,浙江省食药监局曾认定鸿茅药业等企业为广告发布企业信用严重失信等级,并将其列入黑名单。


2015年1月26日,内蒙古鸿茅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鸿茅药酒因违法广告,被江苏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实施暂停销售措施。 


2016年3月23日,据《羊城晚报》报道,自去2015年9月新《广告法》实施,鸿茅药酒被工商部门首个立案查处后,鸿茅药酒只是将广告改头换面,仍继续在电视上进行夸大宣传,并质疑换“马甲”吆喝。 


2016年9月,因发布严重欺骗和误导消费者广告,内蒙古鸿茅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鸿茅药酒涉嫌发布违法广告而被责令暂停销售。


在鸿茅药酒公开的宣传信息中,可以看到其自称鸿茅商标被评为全国“驰名商标”、“中国地理标志证明商标”;鸿茅药酒被评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所称的驰名商标、证明商标、地理标志等均属于标识、标志,均有不同层级的法律或法律、或规章或规则去注册或保护。


这其中,所谓的中国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早于2013年被官方公布,不过根据在商标局网站上的查询结果显示,在第5类(药品、药酒)及第33类(酒)以上的商标类别中,并不存在“鸿茅药酒”亦或者“鸿茅”的证明商标,这件事情堪称一大悬案,因为鸿茅药酒连基本的商标证明都没通过,却成为了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堪称滑天下之大稽。


鸿茅药酒精通标识管理机构的各自职能,熟练运用标识管理的重叠关系,至少在标识方面没有实施法律明确禁止的行为,将所获标识在宣传中大量使用等让法律人产生疑问但并无确切的答案,算是变相的钻了空子。

商标与品牌是一个企业的形象,马虎不得,万万不能抱着侥幸心理在边缘试探,一如昔日的鸿茅药酒,如果当年一步一个脚印,又何至于沦落与如今这个田地。

失去商标意味着你失去了之前所拥有的大多数,包括品牌所打下来的名气以及用户群体,而改名后的商标能不能被用户接受又是一个大难题。

作为专业的知识产权机构,我们有必要提醒企业要认识到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要性,在商标问题上,也切莫存在侥幸心理,还得认真对待商标注册问题,同时也要加强品牌保护意识,关注相关市场,及时维权,切实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不受伤害。


臻诚名片.jpg


惠州臻诚知识产权服务有限公司

成经理:15816317732  赖经理:13680740528  赖经理:13680869012  企业官网:www.hztrademark.com

公司地址:惠州市仲恺高新区海关服务中心B栋425室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惠州臻诚知识产权服务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萤火虫网络 网站地图 XML

本站关键字: 惠州商标申请 惠州商标注册 惠州商标设计 惠州专利申请 惠州商标转让 惠州商标变更 惠州申请商标 惠州申请专利 惠州注册商标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